在学习英语口译笔译翻译的道路上我们要接触各种各样的英语翻译家

各种各样的英语翻译家

在学习英语口译笔译翻译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要了解各国的文化底蕴、经济、历史文化等多种信息,以免出现不可弥补的错误。同样相信大家在进行英语口译培训的时候,一定接触过很多不同类型的英语口译翻译训练题。特殊的英语口译笔译翻译家,特殊的英语口译翻译也是会有的。

在进行英语口译翻译的时候,把握文章全局有利于解析文章结构脉络,我们要学会解析文章结构,寻找高分词汇以及细节词汇,帮助我们快速理解文章内容。了解英语口译的文化有助于我们深入了解口译笔译的意义。

美国一位研究庞德的专家肯纳(Hugh Kenner )对照菲诺罗沙的笔记加以研究,发现“数目惊人的‘谬误’是〔庞德〕有意造成的”,〔8〕和钱钟书发现的林纾“明知故犯”的情况一模一样。从肯纳提供的菲诺罗沙笔记对照材料中,只借用一个小小例子,就可以看到庞德翻译的有趣的过程。为节省篇幅,我们先只照录庞德译诗的一行:

Ko-jin goes west from Ko-kaku-ro.

原诗就是“故人西辞黄鹤楼”,但是庞德的译文如果回译成中文的话,却变成了“可金东辞可卡苦罗”。原文七个字,分为三个词组,三个词组全译错了,而错误的根源却各不相同。第一个,“黄鹤楼”变成“可长苦罗”,根源在菲诺罗沙的日本老师,他是按日文汉字读音。庞德没有按“名从主人”的原则找出汉语原名“黄鹤楼”然后译音或译义,就完全丢失了指义联系,当然更谈不到仙人乘鹤飞去的联想了。第二个,“西辞”变成“东辞”,原因从笔记上看得很清楚,是菲诺罗沙认为“西辞”是辞别之后向西出发。当时究竟是日本老师讲错,还是菲诺罗沙理解错误,现在很难判断,但是就庞德而言,根源在菲诺罗沙笔记是没有问题的。然而第三个问题,即“故人”变成“可金”,就完全是庞德自作主张了。菲诺罗沙“人”读jin,可是下面既有逐字释义(如“故”为old),又有菲诺罗沙整理成句的英译,其中包括an old acquaintance(老相识),显然庞德不可能误会Ko jin是人名,所以肯纳分析这是庞德为了增加诗意而“睁着眼睛”故意弄错的。〔9〕

诗人译诗善于传达诗意,尤其是全诗的总体效果。但是,从最后这个错误例子中,也可以看出诗人的有意以讹传讹,确如钱钟书研究林译时指出的那样,是有其特色的。因为对于译文效果究竟如何,真正的裁判者应该是以译入语为母语的读者,所以,我曾经和几位美国学者研究这一行诗。我提出了三个方案,他们一致同意菲诺罗沙的an old acquaintance(老相识)没有诗意,而对另外两个方案,即庞德的Ko-jin(可金)和另一个可能的译法my old friend(老友),却有不同的意见,有的认为“老友”好,有的认为“可金”好。这后一种意见认为这个名字声音好听,放在一首诗的开头显得亲切、自然,而又带有一点恰当的异国(中国)情调。

例子虽小,倒也似乎可以从中窥豹一斑。李白诗中的“故人”如果换成“老友”肯定会减色不少。除了音韵方面的问题外,“故人”这个中文书面语言中特有的词带来一种微妙的诗意,改成“老友”就失掉了一大半。庞德的“可金”和“老友”也有微妙的区别,这个区别的性质也许和中文“故人”和“老友”两个词之间的区别完全不同。但是也能使读者感到更多诗意,在这一点上却似乎是一致的。这种效果,只有自己对于译入语拥有极其深入的感性知识、与读者灵犀相通,直觉地知道怎样唤起读者共鸣的译者才能取得。诗人译诗之所以容易成功,原因就在于此。

然而,尽管译作取得了诗的效果,这一点上可与原诗相比,如果全面对比两诗的效果,那么译作说的是一个名叫“李哈苦”的诗人,在一个中国人没有听说过的“可卡苦罗”地方,送别一个谁也没有听说过的“可金”向西而去,而原诗说的是诗仙李白在传说黄鹤仙游之地,送别老诗人孟浩然向东而去:二者相比,除了送别情意相近以外,其他就难以找到什么对等的效果了。

“记录英语口译笔译的笔记本“

这并不是贬低林纾和庞德译作的价值。在文学史上,他们的地位是不可忽视的。第一、因为他们介绍了当时还非常陌生的异国文化,在文化交流上有贡献;第二、也许这是主要的,他们本人的才华使他们的译作成了本国语言中有价值的作品。但是,不能因为是好的作品,就说它是好的翻译。比较恰当的办法,也许是把它们作为另外一类加以评估。钱钟书以为这类作品是“借体寄生的东鳞西爪的写作”,〔10〕这一论断不失为准确的定义。用一个简称,这类译作也许可以叫做“译写”。这样的认识,也比较符合他们从事这项事业的实际情况。在他们的事业中,发展翻译艺术并不是一个主要因素,从动机到效果都是如此。肯纳认为,庞德译中国诗,主要是因为这符合他自己诗歌艺术的倾向,他译诗的主要成就,不在于翻译的好坏,而在于为当时英诗的发展开拓了新的道路。

然而,我们为了提高翻译的理论和实践,却不能不撇开对于他们来说是主要的因素,而集中考虑对我们来说是主要的问题,这就是翻译的原则。他们在译写实践中实际推行的原则,正是后来在三十年代有人公开提倡的“宁顺而不信”。这个原则已经被鲁迅先生批臭,但是至今仍有人在实质上奉行不渝。这样做的人,如果也和庞德那样有他自己事业上的需要和超群的才华,当然也可以像他一样产生有价值的译写作品,但是如果既缺乏艺术创造的条件,又不是为某个事业作贡献,而只是把目光集中在市场上的名利(据钱钟书先生分析,林纾后期就是如此),事实证明他们的“作品”不过是市场上的廉价商品,和严肃认真的翻译是两回事。

我们要认真严肃对待英语口译笔译翻译,不管我们是爱好者,还是口译翻译译者,这是对英语口译最起码的尊重。可以看出进行专业的英语口译培训是非常有必要的,专业的口译网站提供专业的英语口译资料和课程,我们学习英语口译不仅仅只是为了考试,更是为了能够用心去理解、去体会。

听世界外语拥有众多口译笔译课程、资料、是非常正规的武汉口译笔译培训机构,根据每个人不同的能力基础,量身定制合适的课程,真正的致力于帮助每一位学员快速学习、成长起来。能通过培训考获翻译高级别证书的学员同时也会成为我们听世界翻译公司的专业译员,提供专业的口译笔译服务。 更多资料学习、课程来源,请来听世界外语官网:https://www.listentoworld.com.cn,专业的英语口译笔译翻译网站。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